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 > 道教文物 > 大上清宮遺址:隱匿80年的皇家宮觀
大上清宮遺址:隱匿80年的皇家宮觀

 

4月10日下午,經過為期一天半的匯報展示,備受國內外文博界關注、被譽為“中國考古界的奧斯卡獎”的2017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在京揭曉,江西鷹潭龍虎山大上清宮遺址成功入選。消息傳來,坐落于鷹潭龍虎山瀘溪河北岸的遺址現場一片歡騰。
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長徐長青興奮地說,幾天前,國家文物局委托省文化廳正式批復了《龍虎山大上清宮遺址保護性設施建設工程設計方案》,如今又獲此殊榮,既是是對四年來奮戰在大上清宮遺址的考古隊員們的莫大鼓舞,更是對這一千年宮廷道觀發掘所采用的新理念、新方法和新技術的充分肯定。
 
規制宏大的遺址發掘源于“巧合”
東漢時期,第一代天師張道陵在鷹潭龍虎山煉丹修道,使龍虎山成為中國道教天師正一道的發源地。自北宋開基設壇以來,大上清宮一直是中國道教最主要的朝圣地,但在1930年,一場大火將這座宮殿夷為平地,此后考古學家便一直無法確定它的確切位置。
史料記載,大上清宮有著和北京故宮一樣的中軸線布局,在清代雍正九年最后一次擴建后,大上清宮規模已達歷史巔峰,建有兩宮、十二殿、二十四院,占地約30余萬平方米,堪比半個故宮。2014年6月,當地政府計劃在原址擇一荒地重建道觀,無意中發掘出一塊書有“清嘉慶十五年重修上清宮”的石碑,這一“巧合”使得道觀重建計劃被緊急叫停,轉為保護性發掘。近四年來,江西省考古研究院和鷹潭市博物館調集精兵強將在荒郊野嶺進行了艱苦的發掘。
所謂不挖不知道,一挖嚇一跳。隨著發掘工作的有序遞進,遺址陸續出土了大批元、明、清代各類文物,其紋飾以龍紋居多,除了具有珍貴的文物價值,更印證了大上清宮在歷朝歷代的顯赫地位,如來源于元代樞密院“定制專用”的瓷器碎片、重達9999斤的大銅鐘、按宮殿式建制第二檔規格的清代“屋脊蹲獸·斗牛”,以及正殿地磚、金鐘和皇家金磚等等,是我國迄今為止發掘規模最大、等級最高、揭露地層關系最清晰、出土遺跡最豐富的具有皇家宮觀特征的道教祖庭遺址,是宗教考古的一次重大突破。
大上清宮遺址考古發掘隊負責人胡勝告訴科技日報記者,大上清宮遺址發掘表明其與史料完全吻合,其建筑特點可以用“皇家等級、官式建筑”八個字概括,可謂字字千鈞。
 
 
大上清宮遺址公園力塑“宗教文保精品”
為了精確定位遺址位置,考古隊員們先后調查勘測18萬平方米的土地,最終發掘出約5000平方米的宮殿遺址,與此同時還對周邊30平方公里的區域進行了大范圍勘探,發現了29處宋元至明清時期的遺存,明晰出大上清宮的基本布局。
著名考古學家、國家博物館研究員信立祥表示,新中國成立以來,宗教考古對佛教的洞窟、石窟和寺廟的研究遠勝于道教,此次對大上清宮的發掘,使我們對于整個道教形制有了清晰的了解,其時代序列完整、規模宏大,不僅在宗教考古史上是首次,而且有助于推動我國道文化研究體系化、成果化,同時也為中國傳統文化研究提供了珍貴的實物資料。
徐長青表示,通過近四年的前后兩期考古發掘,印證了宋以來各時期的相互疊壓地層關系,但尚未完全展示遺址全貌。根據現存古跡《大上清宮全圖》,推測下一步發掘考古中,遺跡還將有更多發現,使得中國本土宗教對傳統文化交互影響的研究得以深入和豐富。
據了解,按照打造“文保精品”的原則要求,《龍虎山大上清宮遺址保護性設施建設工程設計方案》突破原有保護棚的概念,結合遺址布局和建筑風格,引入道教元素,借助現代表現手法和技術,通過首創的修建游步道“邊發掘、邊展示”方式,在建設過程中既向公眾普及考古知識又達到有效保護的作用,一步步奠定“大上清宮遺址公園”的堅實基礎。
行進在大上清宮遺址核心區域,眼前是歷朝歷代的地層疊壓,腳下是光鮮如故的“御窯金磚”,在昔日輝煌的皇家宮觀的情境中,一脈相承的中華文明和歷史文化如璀璨的明珠,映照在時代的天空。
(來源: 科技日報 作者: 寇勇)

ag怎么控制玩家输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