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 > 學術研究 > 《清靜經》文本校訂
《清靜經》文本校訂

 

《清靜經》為《玄門日誦早晚功課經》的第一部經,道教徒日常持誦。雖然篇幅短小,僅四百字,但是義理精深,是一部十分重要的道教經典。這部經書在傳抄刻印過程中,各版本文字略有差異,似極少有人關注。因文字差異所牽涉的意義相差甚遠,故本文特對此進行深入地校勘考訂。
《清靜經》的版本情況
明代《正統道藏》洞神部本文類收錄有原文;玉訣類收錄有李道純、無名氏、白玉蟾、王元暉、侯善淵、杜光庭、水精子、王道淵、默然子劉通微等注本。《藏外道書》中收錄有三種明刻本、抄本及八洞仙祖合注本等。此外,還有書法家明文徵明、元趙孟頫、唐褚遂良(或曰柳公權)等人的小楷本。西安碑林舊藏北宋太平興國五年(980)龐仁顯書、安文璨刻石碑本。《文物》1986年第3期刊登的李蔚然《宋拓清靜經真偽淺見》一文中提到,南京市博物館藏有一個拓本,為南朝梁左光祿大夫楊祜奉敕書、南朝梁武帝天監十年(511)權中書侍郎李浩奉敕題,吳宜常《跋》稱該拓本“為宋拓”,“其裱工猶宋時庫裝”。此拓本原件未見,論文所附圖片模糊不清,依稀可辨。今以北宋太平興國五年碑刻本為底本,對《清靜經》文本進行校勘考訂。
《清靜經》的宋刻碑本
太上老君常清靜經①
老君曰②:大道無形,生育天地;大道無情,運行日月;大道無名,長養萬物。吾不知其名,強名曰道。夫道者,有清有濁,有動有靜。天清地濁,天動地靜。男清女濁,男動女靜。降本流末,而生萬物。清者濁之源,靜者動之基③。人能常清靜,天地悉皆歸。夫人神好清,而情撓之④;人心好靜,而欲牽之。常能遣其欲而心自靜,澄其心而神自清,自然六欲不生,三毒消滅。所以不能者,謂心未澄也⑤,欲未遣也。能遣之者,內觀其心,心無其心;外觀其形,形無其形;遠觀其物,物無其物。三者既悟,唯見于空。觀空亦空,空無所空。所空既無,無無亦無。無無既無,湛然常寂。寂無所寂,欲豈能生?欲既不生,即是真靜。真靜應物⑥,真常得性。常應常靜,常清靜矣。如此清靜,漸入真道。既入真道,名為得道。雖名得道,實無所得。謂化眾生⑦,名為得道。能悟之者,可傳圣道。
老君曰②:上士無爭,下士好爭;上德不德,下德執德。執著之者,不名道德。眾生所以不得真道者,謂見妄心。既見妄心,即矜其身。既矜其身⑧,即著萬物。既著萬物,即生貪求。既生貪求,即是煩惱。煩惱妄想,憂苦身心,便遭濁辱,流浪生死,常沉苦海,永失真道。真常之道,悟者自得。得吾道者⑨,常清靜矣。
(以上實計400字整)
太上老君常清靜經
仙人葛玄⑩曰:吾得真道,嘗誦此經萬遍,不記文字。吾今于世,書而錄之。上士悟之,升為天官;中士悟之,在世長年,游行三界,升入金門。
左玄真人曰:學道之士,持誦此經萬遍,十天善神衛護其人,玉符保身正一真人曰:家有此經。誦持不退,身騰紫云。
異文的校勘考訂
①【太上老君常清靜經】:唐褚遂良楷書本同(隱約可見“經”字,經末有“經”字),南朝梁楊祜奉敕書本文字模糊不可見。《道藏》本文作《太上老君說常清靜妙經》,多“說”“妙”兩字。其余眾本作《太上老君說常清靜經》,多“說”字。文字與之類同的《太上老君清靜心經》,無“常”字,多“心”字(按“心”字似不當有),亦無“說”“妙”兩字。大抵“說”“妙”兩字為后人所增。
②【老君曰】:南朝梁楊祜本此處文字模糊不可見,下一處作“經曰”,不分段。唐褚遂良楷書本作“老子曰”,下一處中間一字不可見,其余眾本皆作“老君曰”,皆另起一行。據此處異文推測,作“經曰”的應該最原始,次為“老子曰”,再次為“老君曰”;而且原文最早不分段,后來才分段。
③【靜者動之基】:南朝梁楊祜本、唐褚遂良本、美國佛利爾美術館藏元趙孟頫小楷《太上老君說常清靜經》卷絹本、侯善淵注本、劉通微注本同。白玉蟾分章正誤、王元暉注本,正文作“動者靜之基”,雙行小字注:“一本作靜者動之基”。其余眾本作“動者靜之基”。《道藏》太清部《太上老君清靜心經》、宋張君房輯《云笈七簽》卷十七《老君清凈心經》(按作“凈”字誤),此句皆作“靜者動之基”,行文如下:“老君曰:夫道,一清一濁,一靜一動。清靜為本,濁動為末。故陽清陰濁,陽動陰靜;男清女濁,男動女靜。降本流末,而生萬物。清者濁之源,靜者動之基。”據上下文義推測,此處當以“靜者動之基”為是,否則此經該名《清動經》。
此外,諸書引文可為此處經文當作“靜者動之基”的旁證。《老子西升經·意微章第三十一》“貴生于賤,動生于安”,北宋徽宗皇帝御注作:“貴以賤為本,靜者動之基。”南宋李嘉謀注《元始說先天道德經注解》卷五:“真散為道,道有清有濁,有動有靜,雖為散矣,然清者濁之源,靜者動之基,本出于一。”金代時雍撰《道德真經全解·大成若缺章第四十五》:“夫道有清有濁,有動有靜,清者濁之源,靜者動之基,人能常清靜,天地悉皆歸,而況于物乎?況于事倫乎?故曰清靜為天下正。”金末元初長筌子注《太上赤文洞古經注》《元始天尊說太古經注》皆引作“故經云:清者濁之源,靜者動之基”。元代李道純撰《中和集》卷一《畫前密意·動靜第四》作:“靜者動之基,動者靜之機。動靜不失其常,其道光明矣。”
④【夫人神好清,而情撓之】:南朝梁楊祜本、唐褚遂良本同。侯善淵注本作“而情擾之”。其余眾本及《清靜心經》作“而心擾之”。
東漢許慎《說文解字》:“撓,擾也,一曰捄也。擾,煩也。”清段玉裁注:“撓擾捄,三字義同。”雖“撓”與“擾”意義相同,但“心”與“情”意義相去甚遠。南宋董思靖撰《洞玄靈寶自然九天生神章經解義》卷三《無想無結無愛天生神章第九》“無結固無情,玄玄虛中澄”,注:“人神本靜而情擾之。情者,性之動也。”《淮南子·詮言第十四》:“飾其外者傷其內,扶其情者害其神。”可證此處作“而情撓之”并無不當之處。
南宋寧全真授、林靈真編《靈寶領教濟度金書》卷一〇七:“故經曰:‘夫人神好清而心擾之,人心好靜而欲牽之。能遣其欲,而心自靜。澄其心,而神自清。’神即性也,欲即情也。稟于天曰性,溺于人曰情,而心則為郛郭以統之。”按照這個注解,“性情”對舉,正文自然當作“人神好清而情撓之”。正文既有“情”字,則“欲即情也”純屬蛇足。元衛琪注《文昌大洞仙經》卷八:“在人為心,變化莫測,隨事隨應,靜而為性,動而為情,情逐境移,移而不止,化而為欲。心性情欲四者,同出而異名也。”可為此處當作“而情撓之”之證。
或疑此作“人神好清而情撓之”,而下文作“常能遣其欲而心自靜,澄其心而神自清”,不言“情”而言“心”,似前后不相應。不知“澄其心”說的正是“情”字上事。明正一天師張宇初《元始無量度人上品妙經通義》(卷一)中說:“魔精、鬼妖,七情六欲也。人能遣欲澄心,少思寡欲,然后心靜神清,精全氣固。”可知“遣其欲”是遣六欲“而心自靜”,“澄其心”是遣七情“而神自清”。
⑤【謂心未澄也】:南朝梁楊祜本、唐褚遂良本同。其余眾本作“為心未澄”,無“也”字。《淮南子·詮言第十四》:“動而為之生,死而謂之窮。”《說苑·臣術》:“從命利君為之順,從命病君為之諛,逆命利君謂之忠,逆命病君謂之亂。”可知“謂”“為”兩字古通用,“為”讀作“謂”。
⑥【真靜應物,真常得性】:南朝梁楊祜本、王道淵注本同。白玉蟾分章正誤、王元暉注本,正文作“真靜應物”,雙行小字注:“一本作真常應物。”唐褚遂良楷書等眾本作“真常應物”。
唐呂洞賓《百字碑》:“真常須應物,應物要不迷。不迷性自住,性住氣自回。”似可證此處當作“真常應物,真常得性”。但是仔細探究起來,《百字碑》“真常”是作“應物”的主語,前后文義絕無問題;而此處作“真常應物,真常得性”,兩個“真常”疊用,有何必要?按照呂祖的說法,真常在應物之時,有迷與不迷之分;若應物有迷,則何能“真常得性”?此處“真靜”兩字是承上文“即是真靜”而來,不作“應物”的主語,而是作狀語,指真常在應物之時要保持真靜的狀態,這樣才能做到“常應常靜”,而后“應物不迷”而“性自住”,才是“真常得性”。可知此處作“真靜應物”無可置疑。而作“真常應物”,恐是據呂祖之詩而更改。
⑦【謂化眾生】:南朝梁楊祜本同。其余眾本“謂”作“為”。
⑧【謂見妄心。既見妄心,即矜其身。既矜其身,即著萬物】:唐褚遂良本同。南朝梁楊祜本等眾本作“為有妄心。既有妄心,即驚其神。既驚其神,即著萬物。”
“既有妄心,即驚其神”,與前文“夫人神好清,而心擾之”相應。但若“心擾”為“情擾”之誤,則又不足為據。南朝梁楊祜本前文作“情撓”,又與此處不相應。
仔細體會前文:“內觀其心,心無其心;外觀其形,形無其形;遠觀其物,物無其物。”彼“心”“形”“物”三者,即是此“心”“身”“物”三個層次;一以“觀”字統攝三句,一則分別作“見、矜、著”,稍有不同。《清靜心經》此處作“道不能得者,為見有心。既見有心,則見有身。既見其身,則見萬物”。表達雖不同,但亦分“心”“身”“物”三個層次,以“見”字貫穿到底,完全與“觀”字相應。以此而論,作“心、身、物”三個層次,并無不當之處。宋曹文逸《靈源大道歌》中說“無心心即是真心”,可知“有心”之心即是“妄心”。“既矜其身,即著萬物”,與“既見其身,即見萬物”,用詞雖有差異,其義實無不同。如此而論,宋刻碑本文字亦未必有誤。但南朝梁楊祜本文字,版本最古,因此亦應該是最可信賴的,唯此一條與宋刻碑本不同,而與今本相同,最宜深究。
⑨【得吾道者】:南朝梁楊祜本同,趙孟頫小楷卷絹本作“得悟之者”,唐褚遂良書等眾本作“得悟道者”。《清靜心經》此處作“人常清靜,則自得道”。
仔細探究起來,前文說:“真常之道,悟者自得”,接下來自然當是“自得道者”或“悟得道者”,不應當是“得悟道者,常清靜矣”。《道德經》中說:“天下皆謂我道大,似不肖。”《莊子·在宥》中說:“得吾道者,上為皇而下為王。失吾道者,上見光而下為土。”《西升經》中亦有“行吾道”“善吾道”的說法,因此作“得吾道者”實無不妥之處。而“得悟道者”之“得”,應該不是“得道”之“得”,而是“能夠”的意思。仔細體會上下文,此句的重點在“得道”,而不在“悟道”,因此作“得悟道”恐怕不太恰當。
■經文后三段跋文,南朝梁楊祜本無。
⑩【仙人葛玄】:唐褚遂良本、趙孟頫小楷卷絹本、石刻本等眾本同。《道藏》本文作“仙人葛仙翁”,同語重復,誤。
此條異文的最大差異,一在“持誦此經萬遍”之后的效驗,一在“持誦此經”當時的效驗。前者難度極高,非常人所能為,而后者似是世俗人的心態。道經中屢言“萬遍”,甚有深義。《太上元始天尊說北帝伏魔神咒妙經》:“每旦齋心,持念神咒滿萬遍,當可功成,所施即應。”《金光神咒》:“受持萬遍,身有光明。三界侍衛,五帝司迎。”《靈寶無量度人上品妙經》:“萬遍道備,玄圣來臨,過度三界,位登仙卿。”
此條異文或為迎合世俗者所改易,但亦非憑空臆造,如《太上洞玄靈寶天尊說羅天大醮上品妙經》就說:“默念此經一遍,感得諸天圣眾擁護其人,然后玉符保命,金液煉形,形神俱妙,與道合真。”但要知“感得”與“即得”,一為人而一為己,發心既不同,效驗自有異,不可混為一談;是“玉符保命”而非“玉符保神”,亦迥然有別。
“玉符保神”之說,多見于丹經,如《丹法參同十九訣》:“三烹煉:玉符保神,金液煉形。”“玉符保神”喻指玉液還丹、明心見性之事。“玉符保命”,見于道書,“玉符”非喻言,真是一種刻畫在玉上的符篆。《無上秘要》卷九十五:“招虛無以自灌,服玉符以升形。”《靈寶無量度人上經大法》卷十一:“玉符保命,五藏光沖。”《靈寶領教濟度金書》卷二九七:“臣伏以玉符保命,固萬氣以齊仙。金液煉形,會百神而入妙。”“保命”與“保身”,其義并無實質上的差異,作“玉符保身”未嘗不當。而此處作“玉符保神”,可能是為了與“形神俱妙”相對應。
此處“人”字實不必有,道書中此類表達多無“人”字。如《太上元始天尊說北帝伏魔神咒妙經》:“若家有此經,能招珍寶無價明珠。”《元始天尊說靈應藥王救八十一難真經》:“家有此經,人口安寧。”《太上三元賜福赦罪解厄消災延生保命妙經》:“家有此經,宅舍光明,災難無侵。”
《康熙字典》:“瘴,《玉篇》癘也,《廣韻》熱病。”《說文》:“障,隔也。忓,極也。”段玉裁注:“極者,屋之高處。干者,犯也。忓者,以下犯上之意。”《玉篇》:“忓,擾也。”當以“災瘴不忓”為正。
《春秋谷梁傳·僖公十五年》:“故德厚者流光,德薄者流卑,是以貴始,德之本也。”《荀子·禮論》:“貴始,得之本也。”唐楊倞注:“得,當為德。”可知“德”“得”兩字古通用。《洞玄靈寶定觀經》中說:“若定中念想,多感眾邪;妖精百魅,隨心應見。”可知是以“念想”而得“感應”。“想感”,是單向的,是功滿德就者的念想感動帝君。“相感”是雙向的,是功滿德就者與帝君相互感應。此處的著重點,在功滿德就者的效驗,應該是單向的,不太可能指雙向之事,當以“想感”為正。
結 論
通過對《清靜經》文本的校勘,可見古代的經書,時代越早的版本越是可靠,因為在傳抄刻印過程中,難免會有訛脫衍倒等錯誤,或為后人所篡改。雖不妨徑改“謂”作“為”、“忓”作“干”、“得”作“德”,意義不變,但有些真的是“差之毫厘,謬以千里”!難怪版本學家葉德輝說:“書不校勘,不如不讀!”(《藏書十約》)
本文僅局限于文本的校勘考訂,或恐未必恰當,僅供參考,最主要的目的,是期望有更多的有心人去關注傳世經典文本的校勘考訂,從而更好地領悟經文所傳達的奧理精義,而不致以訛傳訛,自誤誤人。
 (作者蔣門馬為中華傳統道家文化數據館“白云深處人家”網站http://www.byscrj.com的創辦者)
 

ag怎么控制玩家输赢的 极速快三是平台控制的吗 山东11选5怎么玩 排列三河北11选5 浙江体彩飞鱼玩法介绍 十一选五中奖金额 行业景气指数查询 河南泳坛夺金基本走势 北京pk10直播 广西11选5玩法 辽宁11选5投注表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每日最新微信群二维码 甘肃11选五5一定牛走势图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目前股票大盘走势 股票推荐骗局揭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