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 > 道教論壇 > 紫陽真人張伯端《西江月》詞考論
紫陽真人張伯端《西江月》詞考論

 

紫陽真人張伯端,一名用誠,字平叔,天臺(今屬浙江省)人。《張真人本末》1、《悟真篇記》2等文載其事跡大略。所著《悟真篇》“專明金丹之要,與魏伯陽《參同契》,道家并所推為正宗”。3《全宋詞》第一冊收其詞27首,含《西江月》詞25首,《滿庭芳》1首,《解佩令》1首4詞中藏道家修持之訣,宋元以來,屢有注解。但言詞者以為“詞至此亦不幸極矣”5,持論殊異。
《西江月》詞辨偽
紫陽《西江月》詞有偽,是元代方回先指出的。他在《送汪復之歸小桃源序》中認為,夏元鼎在作《悟真講義》時偽撰了《西江月》十二首:
元鼎,溫州人,寶慶中以小武官歷事山陽應純之五帥,偽撰《西江月》十二首為平叔作,其后死于色欲,近人尚或識之。6
按,《全宋詞》所錄張伯端《西江月》,分兩組,第一組13首,第二組12首。錄自五卷本《悟真篇》,其底本是“涵芬樓景明正統道藏修真十書本”。但《修真十書》本《悟真篇》,比通行本多出《西江月》12首,即《全宋詞》中的第二組《西江月》。這說明25首《西江月》應有兩個來源。
這兩組詞來源確實不同。第一組出自較通行的《悟真篇》(見下文提及的多種注本)。以《紫陽真人悟真篇注疏》為例,13首詞分兩部分,一作“西江月十二首”見于卷七,另一首見于卷八。紫陽《悟真篇序》說:“仆既遇真詮,安敢隱默,罄所得,成律詩九九八十一首,號曰《悟真篇》。內七言四韻一十六首,以表二八之數;絕句六十四首,按《周易》諸卦;五言一首,以象太一之奇。續添《西江月》一十二首,以周歲律。”7 
《直齋書錄解題》載:“悟真篇集注五卷。……所著五七言詩及《西江月》百篇。末卷為禪宗歌頌。”8“百篇”應是詩詞總數,與張序所言及詩、詞的實際數目吻合。(如《紫陽真人悟真篇注疏》八卷,前七卷為七言詩16首、絕句64首、西江月12首,卷八有歌3首、絕句5首、西江月1首。)另外,《解題》載“末卷為禪宗歌頌”,《修真十書》本《悟真篇》雖是五卷,但“禪宗歌頌”之后多出12首《西江月》,與《解題》所言不同。
宋元時注釋諸書均有第一組詞,如《紫陽真人悟真篇注疏》卷七、《悟真篇注釋》卷中、《紫陽真人悟真篇三注》卷五、《紫陽真人悟真篇講義》卷六等。
第二組《西江月》12首,出自《紫陽真人悟真篇拾遺》。此書僅見于明代白云霽撰《道藏目錄詳注》卷一9,宋代未見著錄,存于《正統道藏》。題作“翁葆光述”,似可認為是述張伯端之文,而非翁葆光自撰之詞,這可能是《修真十書》據以補入《悟真篇》的原因。但道門著述中,有很多題為“述”,實際是“著”的,如《長生篇指要》題“回陽子林自然述”10,《三極至命筌蹄》題“果齋王慶升述”11,《還丹秘訣養赤子神方》題“西山許明道述”12。更直接的證據是《金丹直指》題“永嘉周無所注述”,而自序云“余著金丹十六頌,直言性命之奧”13。所以“翁葆光述”可視作“翁葆光著”,《悟真篇拾遺》是托名于張伯端。
至此可認定:“偽撰《西江月》十二首為平叔作”當屬不誣,這十二首即《全宋詞》所錄第二組《西江月》。但偽撰者不是夏元鼎,而是翁葆光。
但仍有疑點,《悟真篇序》末段提及第二組《西江月》詞:“及乎篇集既成之后……至于祖師有擊竹而悟者,乃形于歌頌詩曲雜言三十二首,今附之卷末。”翁葆光《悟真篇拾遺》所載即是“禪宗歌頌詩曲雜言”,正是“三十二首”(包括《性地頌》6首、《無罪福》1首、《三界唯心》1首、《見物便見心》1首、《圓通》1首、《隨他》1首、《寶月》1首、《心經頌》1首、《人我又名齊物》1首、《讀雪竇禪師祖英集》1首、《戒定慧解》1首、《即心是佛頌》1首、《采珠歌》1首、《禪定指迷歌》1首、《無心頌》1首、《西江月》12首。)“序”似乎可證《拾遺》所載是張伯端所作,果若如此,上述結論就不可靠了。其實,元代張士弘已有辨析,他在《悟真篇筌蹄》中說:
近世有輩妄人,偽作歌頌,記于此書之后,以瞽性命之學,如《讀祖英集》《讀參同契》等禪宗歌頌四十余篇,措辭殊甚鄙陋……今皆削去。14
文中所提“《讀祖英集》”、“禪宗歌頌”都在《拾遺》中。綜合來看,《悟真篇拾遺》是偽作無疑。進而可知,《悟真篇序》末段文字亦是偽作。
以詞為傳道歌訣
上陽子云:“《悟真篇》詩詞歌章,明示金丹之術,以全久視之道。”15《西江月》詞,作為詮釋體道悟真的載體,與一般言情的小詞不同。
第一,從內容上看,所言皆煉丹學仙之事。
紫陽自序:“其如鼎器尊卑,藥物斤兩,火候進退,主客后先,存亡有無,吉兇悔吝,悉備其中矣。”試舉兩首為例:
此藥至神至圣,憂君分薄難消。調和鉛汞不終朝。早睹玄珠形兆。志士若能修煉,何妨在市居朝。工夫容易藥非遙,說破人須失笑。
此首言“大丹之法,至簡至易,雖愚昧小人得而行之,則立超圣地”。16修煉金丹不拘市廛京朝之間,工夫甚易,藥物甚近,但得心居清凈之地,損名利、絕嗜欲,即可為之。
雄里內含雌質,真陰卻抱陽精。兩般和合藥方成,點化魂靈魄圣。
信道金丹一粒,蛇吞立化龍形。雞飱亦乃化鸞鵬,飛入真陽圣境。
此首言藥之神奇效用,“雄里雌,乃龍之弦氣,汞是也。陰抱陽,乃虎之弦氣,鉛是也。二物交合,靈丹自生,吞入腹中,點化陽魂以消陰魄。一粒如黍,雞吞蛇啖,亦化龍鵬飛入真陽圣境”。
第二,從修辭上看,多用比喻、象征。
《西江月》詞有整體象征性。紫陽自注詞牌:“西者,金之方;江者,水之體;月者,藥之用。”“一十二首,以周歲律。”無名子注:第十三首詞,“以象閏月”。把十二首詞同一年十二個月、第十三首詞與閏月聯系起來,把金丹密旨、修煉大道同天地萬物、自然歲律結合起來,正具道法自然之精神。此種闡釋顯示出這組詞鮮明的象征性。王世貞說:“張平叔作悟真詩歌,發明金丹秘旨。”17元代戴起宗對《悟真篇》的象喻系統進行分類梳理,其《金丹法象》序云:“無名子于《悟真篇注》攢集金丹法象,比喻眾名,可謂備矣。起宗推廣裒集《參同契》及諸仙經論詩詞,凡所假借天道、《易》象、人事、理物比喻金丹陰陽法象,分為七類,附于《悟真篇注》之下……”18都基于此種理解。
從詞作看,多借比喻以說理,如下面這首:
二八誰家姹女,九三何處郎君。自稱木液與金精,遇土方成三性。
便假丁公煅煉,夫妻始結歡情。河車不敢暫留停,運入昆侖峰頂。
誦讀數過,難曉其意。注解云:“二八,陰數也。姹女,即我之真氣也,又曰木液。九三,陽數也。郎君,即我之陽丹也,又曰金精。二物交會丹田土釜之中,即成三牲也。丁公者,火也。夫妻者,鉛汞,處于丹田土釜,逐日相交,夫婦歡情之火搬入丹田土釜中煅煉,鉛汞受此符證,而生金液之質。復自尾閭直上泥丸峰頂,降下口中,徐徐咽歸丹田土釜之中,長長如此運轉不息,若河車之流轉不已,化成金液還丹也。”原來,姹女、郎君、丁公、夫妻、河車、昆侖都是喻體,以人世顯見顯知的事物、關系,說明內丹鍛煉過程,以顯喻隱、以實喻虛,煉丹之理顯豁多了。
第三,從效用看,可尋文解悟,傳道浸廣。
紫陽用《西江月》寓大丹之旨,期望播于人口,信眾能尋文解義。“此《悟真篇》中所詠大丹、藥物、火候細微之旨,無不備悉,倘好事者夙有仙骨,睹之則智慧自明,可以尋文解義,豈須仆區區授之矣。”19 無名子《悟真篇注釋序》:“金丹之要,以二八真陰、真陽之物立為爐鼎,取先天之一氣歸斯爐鼎之中,變成一粒大如黍米,號曰太一含真。是以首立七言四韻一十五首,以表二八真陰真陽之數。五言一首,以表太一之一粒。……其運火之功有十月,并沐浴共有一十二月,又續添《西江月》一十二首,以應周天之歲紀。十月功備,胎圓而成,化為純陽之氣,故總吟成律詩八十一首,以象純陽九九之數。……故上皆取金丹大旨,次序如此。若乃藥物火候口訣皆寓意在歌詠之中,覽者可尋文而解悟。自后傳之浸廣,文理頗有不同。”20
從詞調看,不少詞牌與道教有關,如《女冠子》“詠女道士”。左洪濤先生《從詞牌看道教對詩詞的影響》專論此,可參看,茲不贅述。從詞作看,道家詞也起源很早,呂洞賓有《沁園春》詞。入宋以來,道家以詞言道者甚多,如張繼先、陳楠、白玉蟾(葛長庚)、陳樸、何鉏翁、白衣道者、林自然、何蓑衣、韓仙姑、上清蔡真人、于真人等。至金元時期道門詞作就更多,蔚為一宗。
綜上所言,道家詞自有淵源、自成一脈,它一直保持著自身的傳統,沒有被唐宋以來文人詞完全融合、籠罩。對張伯端《西江月》詞,也當如是觀,不需完全依照文人詞的傳統去審視道家詞。
 
(作者李山嶺單位為亳州學院中文系)
 
注:
1、2、7、10~16、18~20張繼禹:《中華道藏》第19冊, 北京:華夏出版社,2004年,第357、400、295、584、604、669、591、405、404、911、360、561、367。
3.永瑢等:《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北京:中華書局,1960年,第1252頁。
4.唐圭璋編纂,王仲聞參訂,孔凡禮補輯:《全宋詞》,北京:中華書局,1999年,第245-250頁。下引《西江月》此出處、底本均見此書。
5.朱彝尊、汪森編,李慶甲校點:《詞綜》,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年,第14頁。
6.方回:《桐江續集》,《影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第1193冊,臺北:商務印書館,1983年,第646頁。
8.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第349頁。
9.白云霽:《道藏目錄詳注》,《影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第1061冊,臺北:商務印書館,1983年,第640頁。
17.王世貞:《弇州續稿》,《影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第1284冊,臺北:商務印書館,1983年,第293頁。

ag怎么控制玩家输赢的 票据理财平台排行榜 上海哈灵麻将有规律 四川熊猫麻将血战到 美女捕鱼视频最新 短线股票推荐网每日 下载欢乐棋牌 新浪体育欧冠 股票预测分析 15选5中2 追光娱追光娱乐棋牌 捕鱼王ll下载安装 股票指数的计算公式 pk10赛车群 环球策略 公平的棋牌游戏? 个人资产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