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 > 道教文物 > 退谷內的厲大真人塔銘與廣慧觀
退谷內的厲大真人塔銘與廣慧觀

 

在北京植物園退谷內一二·九紀念亭以東的路邊有一方塔銘,長126厘米,寬82厘米,厚24厘米。塔銘浮刻額題“超以象外”;兩邊浮刻一聯:“開山直接長春脈,出世能還不老丹”,對聯上方分別覆有蓮葉一片,下方分別刻石山上生一朵蓮花;塔銘底部為仰覆蓮紋中夾一串珠狀紋飾。對聯中間為塔銘文字,大部分漫漶不能釋讀,可見者有“開山□師,山東沂州人□,□厲氏”“厲大真人之塔”。從以往游覽者所拍攝的該塔銘的照片上,我們還可以看到“法篆理賓”1的字樣,由此可知,塔銘的主人是厲理賓。
“開山直接長春脈”一句,揭示出厲理賓全真龍門派傳人的身份。所謂“長春”,當指全真龍門派祖師丘處機,其道號為“長春子”。“開山”二字揭示出厲理賓是一座全真龍門派道觀的創建者。“出世能還不老丹”一句指的是厲理賓的道法修為。兩朵蓮花是揭示塔銘主人身份的另一標志,《金蓮正宗記》中記載有全真教創始人王重陽甘河遇仙的故事,其中有“見七朵金蓮結子”“將有萬朵玉蓮芳矣”2的說法,因此,北七真也被稱為“七朵”。厲理賓塔銘上的蓮花昭示著他是一朵金蓮的法脈。《諸真宗派總簿》中記載有龍門派輩詩,其中前25代是“道德通玄靜,真常守太清,一陽來復本,合教永圓明,至理宗誠信”3,據此可知厲理賓當是其中的第22代。厲理賓的名字見于同治十二年(1873)白云觀受戒弟子領受的《登真箓》中,其中記載:“商字一百三號龍門關宗漢正義子,年二十二歲,壬子相六月二十六日寅生,系直隸省順天府宛平縣人,在本府宣武門內顯應觀出家,度師厲理賓。”4由此可以確信厲理賓屬全真龍門派無疑,而且加入全真龍門派在同治十二年白云觀傳戒之前。顯應觀在民國時期北平市社會局登記為太監道士廟,顯應觀1931年的《寺廟登記條款總表》中記載:“同治十一年住持道士周士奎因廟宇傾圮,無力修葺,出倒于厲理賓出資重修,乃為私建也。”5當時社會局人員問觀中道士張純化:“此廟于何時成立?”張純化答:“在前清同治十一年,由第一代祖師厲理賓置。”6
既然厲理賓的塔銘出現在退谷內,則他的墓塔應在退谷附近,且退谷附近應該有全真道觀。晚近以來,退谷附近與道教有關的場所只有廣慧觀。北平市社會局1931年的檔案中記載,廣慧觀為“明代私建,光緒十九年太監厲理賓改建,暫為管理人郝誠泰”7,厲理賓的身份在檔案中標明為太監。據此可知,厲理賓是加入全真道的宦官,廣慧觀應該是一座太監道士廟。根據《諸真宗派總簿》的派輩詩,郝誠泰可能也是全真龍門派傳人,為第24代。
厲理賓在光緒年間取得廣慧庵,后將其更名為廣慧觀,廣慧觀也就成了全真道觀。厲理賓還在退谷附近購買了山場。1926年11月24日的《政府公報》中記載有當時平政院向大總統發送的呈文,事關壽安山山場,其中提到,“京西壽安山山場一段,東至山坡頂俗名馬武寨,南至單水橋即前山流水溝,西至山頂雙石洞,北至廣泉寺嶺頭,系厲理賓問玉興價買,執有民國二年補稅印契”8。厲理賓購買寺廟和山場應該是出于養老的需要。厲理賓在光緒初年還購買并重建了退谷中的五華寺9
后來周肇祥(養庵)從郝誠泰手中取得廣慧觀。許寶蘅曾在1920年應周肇祥之邀到訪退谷,他在日記中提到:“飯后養庵導觀白鹿巖及泉源,又觀澗南厲太監墳塔,養庵謂此山本厲監所有,三年前始歸養庵,厲監生前供奉內廷,以純謹稱,臥佛寺旁有廟,即厲監退職后備養之所。”10如研究者指出“臥佛寺旁有廟應即廣慧庵”11,當時稱廣慧觀。許寶蘅所說的厲太監也就是厲理賓,由此可知,他的墳塔的確在退谷附近。1931年,周肇祥向北平市社會局申請登記廣慧觀廟產,社會局派員調查,調查登記中記載:“查前該觀在公安局登記系太監郝誠泰名義,此次表格不符,詢據郝誠泰聲稱業于十九年廢歷冬除塔院六畝外全部贈與周養庵,周奉香資一千五百元等語。”12
晚清宦官與全真道關系密切,由宦官劉誠印開創的全真龍門岔派霍山派為治全真教史者所熟知,而厲大真人塔銘使我們又知道了一座全真龍門派道觀的存在。
 
(作者張鵬飛單位為北京市頤和園管理處)
 
注:
1.頤和吳老《“北植”櫻桃溝“厲大真人之塔”探究》,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5b09aa0102eju7.html。
2.樗櫟道人:《金蓮正宗記》,《道藏》第3冊,文物出版社、上海書店、天津古籍出版社,1988年,第348頁中欄。
3.小柳司氣太:《白云觀志》,東方文化學院東京研究所,1934年,第97頁。
4.王卡主編:《三洞拾遺》第11冊,黃山書社,2005年,第192頁。
5、6.北京市檔案館藏:《內二區顯應觀道士張純化登記廟產的呈文及社會局的批示》,檔號J002-008-00568。
7.北京市檔案館藏:《內四區圓通觀、西郊區廣慧觀、南郊區長生觀登記廟產的呈及社會局的批示》,檔號J002-008-00526。
8.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整理編輯:《政府公報》第231冊,上海書店,1988年,第244頁。
9.北京市檔案館藏:《西郊區五華寺呈請登記廟產及社會局的批示》,檔號J002-008-00294。
10.許寶蘅:《許寶蘅日記》第2冊,中華書局,2010年,第719頁。
11.樊志斌:《三山考信錄》,中央文獻出版社,2015年,第469頁。
12.北京市檔案館藏:《內四區圓通觀、西郊區廣慧觀、南郊區長生觀登記廟產的呈及社會局的批示》,檔號J002-008-00526。

ag怎么控制玩家输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