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 > 人物?訪談?觀點 > 弘揚孝道——臺灣道教信徒林青藤宣道活動采訪記
弘揚孝道——臺灣道教信徒林青藤宣道活動采訪記

 

 
盛情邀請
去年4月,我參加武當山的一次海峽兩岸文化交流活動。其間的一次午餐,我與臺灣的林青藤先生剛好同桌。這次偶然相遇,雖然更多的是問候寒暄,但從談話間,我了解到這位來自云林縣大埤鄉的農夫在甲午(2014)年曾經做了一件讓臺灣民間社會頗為關注的大事,就是自駕車巡游臺灣全島253天,以特有的信仰文化方式弘揚孝道。
我不知道這樣一個農家子弟為何要巡游全島?為何如此熱心于宣傳孝道?到底是什么事件、什么因緣觸動了他的心靈?懷著一種好奇心,我力圖通過閑聊尋根究底。然而,青藤并沒有直截了當地告訴我促使他們夫婦倆巡游全島、弘揚孝道的原因,而是展開一幅一尺多高的照片讓我看。原來,那是我的老朋友——前十堰市政協副主席楊立志先生正在看一塊結晶石的照片。從表情看,顯然他已經被眼前巨大的結晶石吸引住了。正當我聚精會神地看照片的時候,青藤突然發問:“院長,你看出其中有什么道道嗎?”我搖搖頭。這時候,青藤開始向我解釋:“院長,楊主席看的那塊結晶石是天然圣物啊!它是10多年前從我家田地里挖出來的。甲午年,我帶著妻子巡游臺島,就是出于這圣物的啟示啊!”青藤的這一番解釋,讓我越聽越糊涂。正當我犯愁的時候,青藤說:“院長,聽我這樣說,您也許覺得很奇怪。確實,這塊結晶石隱藏著許多奧秘。我作為一介農夫,說千道萬,怎樣說都不如院長您親自來看一看。今天,我誠摯地邀請院長您在方便的時候來訪。到時候,您親眼看看那圣物,也許就明白了。”他的誠摯著實令我感動。我答應他,一定找機會到臺灣云林縣大埤鄉訪問。
特殊的歡迎儀式
 一晃幾個月過去了。由于諸事繁忙,到臺灣的計劃一直未能付諸實施。大半年中,青藤夫婦不時打電話詢問。從言語間可以感覺到,他是多么地希望我能夠盡快到他那看看那個被他稱作“圣物”的結晶石,而我在內心深處對此也一直不能忘懷。2016年元月19日早上,我攜夫人由廈門高崎機場直飛臺中市,青藤夫婦駕車前來迎接。這是我第一次接受臺灣朋友的私人邀請而進行的私人訪問,一切都顯得輕松自在。
不過,我依然有一個明確的目標,就是通過走訪,了解青藤夫婦甲午年“巡游臺島,弘揚孝道”的原因和過程。剛到目的地,我就急迫地問:“青藤,何時去看‘圣物’?”青藤笑著說:“院長,您不用著急,一切都已經安排妥當,這幾天,我會領著你看個仔細,同時也讓您接觸一些朋友,您可以從中感受到小弟弘揚孝道的一些情況。”
當天傍晚,青藤接我們到他的一處私人小農場。遠遠看去,小農場的形狀就像一只大龜匍匐在地而導引行氣,中間有一座鐵皮屋,這就是青藤夫婦的住處和修行道場。下車之后,我發現通往鐵皮屋的泥土路兩旁撒了密密麻麻的小石子,路的正中鋪著紅地毯。看到這樣的布置,我心頭為之一震。青藤似乎看出我的心思,很認真地說:“院長,您是貴賓,必須鋪紅迎接。您的大名帶‘石’字,所以門口的路應該放上小石子!”顯然,這位云林縣的農夫是以他特有的、最為隆重的形式來歡迎來賓。盡管屋子里的擺設相當簡陋,但他夫婦倆的真誠卻讓人感到特別熱情。
青藤告訴我,入島的第一次正餐要在家里舉行,這是遵循玄天上帝的“誠敬法則”。海峽兩岸一家親,所以應該先在家里用餐,體會一下家庭的溫暖。
我們一邊吃飯,一邊閑聊。在吃了幾道菜之后,我情不自禁地又問起那啟迪青藤夫婦“巡游臺島、弘揚孝道”的圣物——結晶石的情況。青藤微笑著說:“院長,明天早上,小弟會把圣物從一個隱秘的地方請到這里。到時再向您仔細介紹圣物發現的經過和我的一些靈感。”
看起來,那圣物對于青藤來說比自己的生命還重要。圣物到底蘊藏著什么秘密?到底具有什么特別的能量?要了解它,還得進行一番心齋準備,所以青藤并不急于讓圣物顯現,而是把我們送到賓館休息。他說:“在賓館里靜心休息,明早內心亮堂,感覺會不一樣的。”
親眼目睹“玄武都天印”
第二天早上,青藤夫婦駕車準時來到酒店,帶我們去那個小農場。車到了小農場鐵皮屋門口時,我注意到的門牌號碼是72巷36號,這個編號與道教的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之數相一致。也許這是巧合,卻也引人遐想。我不禁問道:“這個門牌號碼這么巧?”青藤聽我這么一問,話閘打開了:“不僅門牌號碼巧,連路途里程也巧得很啊!您看,小屋道場前面是78號快速公路,里程碑標明的是33公里喔。”我問他這有什么玄機?他反問我快速路的番號和里程碑是不是可以通過個人申請而標上?我笑笑表示不可能。他說既然不能由個人申請獲得,玄機就在其中。他說這是“七星八卦應三三”。其中的“七星”就是北斗七星,而“八卦”就是《周易》的八個經卦。原來,道教武當山的玄天上帝信仰有七星黑色旗,拜謁玄天上帝時要走九宮八卦步,也就是禹步。至于“三三”,青藤解釋說:“玄天上帝是三月初三降臨人間,這個小道場恰好應了這個機緣天數。”聽他這么一說,我終于明白了為什么青藤會千里迢迢到湖北武當山,原來他內心深處懷著一種對玄天上帝的無比崇敬。信仰的力量促使他選擇了一種特有的生活方式,也決定了他對眼前事物產生了獨特的理解。
正當我遐思的時候,鐵皮屋的大門打開了。一切顯得既熟悉,又陌生。說熟悉,是因為昨天傍晚剛剛在這里享用了別開生面的家庭宴席;說陌生,是因為廳堂發生了變化。首先映入眼簾的是那個被青藤稱作“圣物”的結晶石。這塊靈石重達200多斤,要兩個壯漢協調用力才能搬得動。從側面看,靈石呈上下兩層:上面一層是結晶體,如烏龜之背殼,頭部稍尖,上有黑眼,閃閃發亮;下面一層是玄武巖,猶如烏龜的腳正在伸爬。從另一側看,下層玄武巖呈現出鱗狀,猶如一條黑蛇交錯于龜身,其形體由大漸小,如蛇身蛇尾屈曲盤旋。翻開看底部,其形狀猶如一個母親正在乳哺嬰兒。青藤告訴我,龜蛇交錯,就是玄武的形狀。這不是人工雕塑,而是天然形成,其世代起碼可以追溯到白堊紀。因此,這是大自然造化而成的龜蛇玄武像,可以看作玄武的自然印章,青藤稱之為“玄武都天印”。至于腹部所呈現的哺乳形狀,則象征著母愛,也就是大愛。有大愛,就有大孝。青藤說:他曾經在夢中得到玄天上帝的啟迪,修行者應該先修人道,再修仙道。人道的根本就是一個“孝”字,所以他才決定帶著這塊巨大的結晶石——“玄武都天印”巡游臺島,弘揚孝道。
經青藤這么一說,我終于明白他自駕車巡游臺島253天的深層原因了。他把那個天然結晶石看作龜蛇合形的玄天上帝的化身和令印,并從其形狀看到了蘊藏著的母愛、大孝意涵,這當然是一種純樸的象形文化解讀。不過,如果稽考一下《道藏》中的玄天上帝信仰的文獻史料就可以看出,主孝是玄帝信仰的重要內容和主要特征。《北極真武普慈度世法懺》云:“不得不忠不孝,不信不仁。”《北極真武佑圣真君禮文》云:“忠孝信仁如有失,無邊罪業實難逃。”這些都強調了孝親的重要性,體現了修道與孝親的統一。而《玄天上帝說報父母恩重經》更突出了玄帝作為主孝之神的特征,稱玄帝為“大圣大慈大仁大孝八十二化報恩教主”。
當我把青藤稱作“玄武都天印”的那塊天然結晶石與《道藏》有關玄天上帝的史料關聯起來思考的時候,愈發感到青藤“巡游臺島,弘揚孝道”的非同尋常。于是,我更加希望能夠了解巡游過程中的一些細節,發現其中的奧妙。
 
兩個時間點的象征意味
看了天然結晶石——“玄武都天印”之后,第二天的行程是到南投縣參觀臺灣易經大學。這個安排與我此次來臺的初衷似乎沒有直接聯系,但我想,青藤這樣安排應該有他的考慮。
在前往臺灣易經大學的路上,我問他:“青藤,你倆巡游臺灣全島是從哪一天開始、哪一天圓滿結束的?”青藤馬上打開了話匣子。他告訴我,他們甲午年正月初八出發,當年九月二十四圓滿結束。我問他選擇這樣的日子有什么特別用意沒有?青藤點點頭說當然有。他以在北京舉行奧運會選擇在陽歷2008年8月8日開幕為例表明凡事都要圖個吉利,弘揚孝道也不例外,所以出行時間就選擇陰歷正月初八。在常人心目中,“八”暗合了“發”的意思,而青藤選擇“八”這個日子作為弘揚孝道的啟動日,是遵循《易經》八卦的太和精神。由《易經》八卦再到武當山,也一樣可以發現“太和”的文化意蘊。因為武當山大岳就稱作“太和山”,這與《易經》的“保合太和”精神是一脈相承的。運載“玄武都天印”出行弘揚孝道,以初八為起點,這正意味著對武當山太和文化傳統的延續。至于為什么在陰歷九月二十四日圓滿結束,主要是因為中華民族的孝道文化最為流行的是“二十四孝”。而“九”是大數,《易經》以“九”為老陽之數,玄天上帝升天紀念日是“九月初九”。青藤選擇這個日子來圓滿結束行程,一方面是以《易經》“老陽之數”象征弘揚孝道應該盡最大努力,另一方面則意味著這次行程就是以玄天上帝孝敬父母作為效法的榜樣。
聽了青藤對“弘揚孝道”出行日與圓滿結束日的解釋,我突然發現,他對《易經》的象數與義理不僅有自己的特別領悟,而且將之很好地應用到實際生活中。這樣看來,到臺灣易經大學參訪的行程似乎不只是為了觀光,而是具有特別的意義。
253天的“孝道”意涵
青藤并沒有將車直接開往臺灣易經大學,而是先到南投縣南投市南崗二路的“協益齋”接一個人同行。青藤告訴我,“協益齋”是一個叫張協益的同道的個人修行處所,他們是在“巡游臺島,弘揚孝道”行程剛開始時相識的。由于張協益年紀比青藤小些,青藤一直稱其為小老弟。據青藤介紹,253天中的行程中有許多安排與張協益有關聯,而且他對《易經》的精神主旨也有自己的獨到思考,請他同行,邊走邊聊,會更有趣些。
果然,張協益確是一個“有趣”的人。他說話幽默,而且記憶力驚人,很多陳年老賬的事,他都可以滔滔不絕地和盤托出。有他同行,我就多了一個咨詢的對象,也多了一個可以“天南海北”討論問題的機會。
一路上,我最關心的當然是青藤“巡游臺島,弘揚孝道”的那些富有象征意義的數字。我問青藤:全部行程253天有何特殊的意味?青藤立刻用了《易經》象數學中的“加法”來解釋:二加五是多少?七歲童子都知道是七。但是,這不是簡單的一個數字,而是有啟迪意涵的。我進一步問他,啟迪意涵在哪里?他說:“七”代表北斗七星。在中華傳統文化里,“北斗七星”就是路途方向的象征。船在大海中航行要明確方向,汽車在道路上跑也要明確方向,人生旅途更要有明確的方向。這個方向標是什么?玄天上帝以北斗七星暗示我們以“孝道”為根本。孝道的精神是什么?就是“大愛”,要愛自己的父母,愛親人,也愛一切善良的人,愛我中華民族。253天的“二”表示的就是一個“愛”字。至于“三”,就是老子《道德經》所說的“三生萬物”,有了孝心孝行,就能夠胸懷廣闊,厚德載物,于是大愛充滿天地人三界,萬物為之化生。
我沒想到一個僅有小學文化程度的農夫竟然對數字有如此敏銳的感覺。他的解說雖然不一定能夠被很多人認同,但對我來講,卻是別開生面、意味無窮。所以,我在他解釋了253天這個時間數字的“孝道”意涵之后,又問起這個數字與《易經》的關系。青藤說,這個問題張協益小老弟最熟悉,也最有研究,請他來說。張協益兩眼瞇成一條線,嘴角上揚,欲言又止。我問他為什么不快點說?他回答,等到了臺灣易經大學,看看那里的環境再講會更有趣。
過南天門說“孝道”
21日中午11點整,我們準時到了“臺灣易經大學”。該大學坐落于南投縣南投市文化路,整座校園建成一座八卦城的樣子,占地面積千余畝,北有貓羅溪流注,南有一座大案山,遠處則有大大小小的朝山,左右兩山形成了傳統地形文化的青龍、白虎護衛格局,風景秀麗,氣勢磅礴。
下車之后,由張協益引領參觀。他指著眼前一個由石柱構成的大門說:“這就是八卦城的南天門。您知道《西游記》中的孫大圣每次碰到問題上天請神都要過南天門。今天就帶院長走走南天門,看看什么感覺。”
我一邊聽著張協益的介紹,一邊思考著。其實,眼下我所關心的并不是南天門的由來和建造特色,也不是孫悟空如何過南天門,而是想搞清楚林青藤“弘揚孝道”253天這個數字背后到底有什么《易經》的底蘊?
張協益在解答到我所關注的話題時,巧妙地將話題與南天門結合起來。他說:“青藤大哥與大嫂自駕車弘揚孝道253天,要探討其中的《易經》奧妙,還得從南天門說起。”張協益侃侃而談:在《易經》的文化系統里,有“河圖”之學,那是天地55之數在東西南北中五方排列的基本模型。這個模型的數字顯示:一、六在北方,二、七在南方,三、八在東方,四、九在西方,五、十在中央。初看起來,“253”似乎與《易經》的“河圖”沒有直接關系,但若進行一定的加減,就可以看出其中的奧妙。首先,“二”是排列在南方的,而把“二”與“五”相加就是“七”。在河圖的數字排列里,“七”也在南方,所以我們今天走南天門。“三”在河圖中表示東方,“三生萬物”,由春而夏,與方位相配,就是由東到南,所以我們還得走南天門。
張協益指著南天門門口的“天心池”繼續說:南天門是神圣之門,更是修心之門。因為在五方、五行與人體五臟的配合系統里,心與火相配,其位在南方。換一句話說,南方在中醫臟象學上代表心臟,而河圖中的數字“二”與“七”也代表心臟。凡人由于受到很多引誘,常常是內心躁動不安,我們常常講“心猿意馬”就是形容這種情形。“天心池”里面是水,以水制約心火的躁動,人才能安定,“天心池”旁邊安置了“定心石”就是這個意思。
張協益把頭一側,看了看林青藤,將話題轉到了“洗心”“定心”與“孝道”的關系上。他說:依我的理解,青藤兄長弘揚孝道253天,首先就是要洗心,胸懷孝道,這是最好的洗心辦法。為什么這樣說呢?因為“孝”字下面是“子”,行孝道就是回歸嬰兒赤子狀態,人要是有孝心、孝行,就能夠激發大愛,能夠寬容,什么妒忌、憤恨、自私等情緒都能夠去除,對于個人來講,這就是最好的“排毒養顏”之法,有益健康。再說,孝字下面的“子”作為十二地支的第一支,與十二生肖的鼠對應,我是屬鼠的,所以特別喜歡“孝”這個字的構型,也特別喜歡“天心池”。因為“天心池”是圣水的符號,水在北方,它的神明法象就是玄武,也就是玄天上帝。青藤大哥從田地挖出的那塊結晶石恰好就是天然的龜蛇玄武像,從這塊結晶石上我們可以領悟到的就是以“圣水”來消除那些擾亂心靈的邪火。這一池“圣水”代表的就是孝心,由孝心發出來就是孝行啊。先圣講“洗心于《易》”,按我的理解,就是以孝道來洗滌被污染的心靈。我們中華民族向來奉行的“孝道”其實也可以看作洗心之道、健康之道、安國之道啊!
武當宮的回憶
張協益滔滔不絕地講述,讓我對林青藤巡游臺島253天弘揚孝道的行動有了進一步理解,從而也更加激發了我追溯青藤甲午歷程的濃厚興趣。
參觀了臺灣易經大學之后,接下來的行程是走訪大凡寺、天懿堂、武當宮、靈云寺哲學廟等。其中,武當宮與哲學廟引起了我的特別興趣。
據我所知,湖北武當山在歷史上曾經宮觀林立,而今依然有不少道教宮觀香火旺盛,但卻沒有專門以“武當”為名的宮觀。在臺灣的南投縣則有興和武當宮。既然宮名為“武當”,想必與湖北省武當山的道教信仰會有關聯。
我猜青藤甲午年巡游全臺灣島時,武當宮應該是其中重要的一個站點。青藤告訴我,武當宮不僅是其中的一個站點,而且是253天行程的一個關節點。他是在第151天的時候到達武當宮的。其中的“15”猶如一個月的中點,象征“中道”,而尾數“1”代表北方玄武,因為《易經》的“洛書”數陣,“1”就在北方,這與玄天上帝居處北方水位的象數布局相吻合。
初看起來,這似乎是偶然巧合,但卻寄托著林青藤對武當山的向往,表達了一種信仰文化的歸宿。在林青藤心目中,那塊結晶石就是玄天上帝的化身與令印,而凝聚了孝道精神的玄天上帝信仰乃傳自湖北省武當山,在臺灣巡游,于時間關節點到了南投縣的武當宮就好像到了湖北省的武當山。這是尋找“孝道”根源的行動,也是林青藤敬仰武當、熱愛中華大好河山和中華文化的一種象征表達!
到了南投縣興和武當宮,我發現林青藤的眼睛濕潤了。仿佛中,他又回到了甲午年巡游臺島的時刻,以往的歷程一幕幕浮現在眼前。就在武當宮里,林青藤講述了甲午年巡游全島的一些逸聞趣事。他告訴我,那一年巡游時,夫婦倆身無分文,但因為運載“玄武都天印”出門是弘揚孝道的舉動,得到了廣大“道親”(這是林青藤最喜歡用的一個詞)的響應,很多個人和單位捐錢支持這個巡游行動。對于道親的捐款,林青藤除了用作吃飯、加油等路途費用之外,剩下的又全部捐出去資助孤寡老人。一路上,很多宮廟加入了弘揚孝道的行列,有的組織懇談會,有的舉辦歌詠會,有的召開茶話會。一時間,所到之處,即形成了孝道的巨大磁場。
沿途民眾的熱烈響應與支持,使得林青藤情緒高漲。他好像服了什么“靈丹妙藥”一樣,靈感的火花被點燃了。在許多特定的環境里,他會不由自主地念誦以“善道孝行”教化為主題的詩詞,林青藤稱此是“春蠶吐絲”。他所謂“絲”是“詩”的諧音,意思是說在受到鼓舞之后,情緒高昂,就像春天的蠶長大了吐絲的情狀,他腦海中涌現出的種種畫面,形成了各種句子,于是就“吐絲”了。這一類的“絲”,有的是道親隨時記錄,有的是青藤自己記錄。他掏出一個本子給我看,里面記錄的詩詞就有30多首。這些青藤吐出來的“絲”,有的是激勵自己克服困難去完成弘揚孝道的行程,有的是與人共勉,而更多的則是針對來訪者的情況,講述孝道修行的價值和方法。例如,其中的《插秧》云:
手扶青秧種福田,低頭便見水中天。
心存善念方為道,后退原來是向前。
他所謂“后退原來是向前”具有什么深刻意味?它與孝道又有什么關系?由于時間關系,林青藤來不及在武當宮作更多地解釋。他說:“這是哲學問題,留待最后一天,到了哲學廟再來探討。”
一位農夫要從哲學角度來解讀自己一路隨口而出的詩歌內涵,并且安排在哲學廟進行,讓我這個哲學博士感到驚奇、好奇。他為什么要這樣安排呢?哲學廟到底又是一座什么樣的宮廟呢?從那里是不是可以發現更多的關于孝道的深層內涵呢?我在心里嘀咕著,期盼能夠盡快揭開謎底。
 
 
哲學廟中討論“孝”道
這次行程的最后一天,即2016年元月25日下午,青藤安排我們訪問哲學廟。這是以北極玄天上帝為主神的道教宮觀。該廟的“北極玄天上帝評定見證會”會長沈志剛先生介紹說,之所以稱作哲學廟,就是要破除世人低俗的迷信觀念,從哲學理念上進行信仰文化的提升乃至重建,引導信仰者修身養性,升華精神境界。原來還有這樣的民間道教宮廟,真讓我長見識了。
交談中,我了解到,林青藤就出生在斗南鎮,而他甲午年巡游臺島就是從斗南鎮哲學廟出發的。本次來臺訪問,我雖然不可能把甲午年林青藤巡游臺島的所有路線重走一遍,但他讓我親眼目睹和體驗了巡游的終點和出發點。這是不是意味著一種周而復始呢?我突然想起了老子《道德經》“反者道之動”的哲學名言,明白了林青藤《插秧》詩所謂“后退原來是向前”是符合老子《道德經》的精神意旨的!
林青藤說:我們中華民族素有“敬天法祖”的傳統,弘揚孝道意味著不能數典忘祖。飲水思源,想一想自己的來歷,追憶祖先,再從祖先思考生命的起源,明白自己的出處和應有責任,這就是孝道,也就是“孝”的哲學。
從“孝”的哲學申發開去,林青藤又回到了那塊讓他無限敬仰的圣物——“玄武都天印”的話題上。林青藤告訴我,他曾經與張協益等人一起探討“玄武都天印”由來的“哲學問題”。張協益認為,這塊“玄武都天印”是天地靈氣凝聚而成。這一代地形山勢的靈氣,發源于玉山,陰陽感通,而有一清一濁兩條河流,清濁相分,卦氣激蕩,經過長時間演變,造就了這樣的靈石。它的形體腹部像母親哺育嬰兒,表征“孝道”本來就是一種自然造化,體現了一種自然哲學。
云林縣斗南鎮的哲學廟是率先支持林青藤的甲午年弘揚孝道巡游行動的。這次行程最后一站安排來斗南鎮哲學廟,一方面是為了和這里的道親一起過尾牙節,另一方面則是為了感恩,感謝哲學廟的道親在甲午年以簡樸而莊重的禮儀迎接了“玄武都天印”的蒞臨。
聽著林青藤的闡發,再想一想哲學廟道親的許多發言,我更加感受到林青藤多年相守的那塊歷史悠久的結晶石——“玄武都天印”在臺灣玄天上帝信仰文化圈里的特殊地位。當天晚上,我在賓館寫了一首七言詩予以贊頌:
玉山發脈啟陰陽,一濁一清流水長。
婉轉曲折成四象,來回往復入八堂。
伏羲乾運雷聲震,文王坤通風氣揚。
龜蛇合體聚精氣,玄武都天印孝罡。
我不知道這首詩是否妥帖地表達了“玄武都天印”的由來與特質,但它的確是我此次參訪臺島一周的切身感受的最重要表達。我希望它能夠成為海峽兩岸孝道文化與民間道教哲學交流的一個引子……
 
(作者詹石窗單位為四川大學老子研究院)

ag怎么控制玩家输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