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 > 人物?訪談?觀點 > 誠恒如一 抱道而終——深切緬懷蘭州白云觀王誠陽老道長
誠恒如一 抱道而終——深切緬懷蘭州白云觀王誠陽老道長

蘭州白云觀著名老高功、老道醫、全真龍門派二十四代玄裔王誠陽老道長于癸巳年五月初七日(2013年6月15日)羽化登真,恍惚之間,已是三載。老人家系我學師,在其生命的最后幾年,對我耳提面命,教導尤深,其言談笑語如在眼前,諄諄教誨似在昨日,令人感慨系之,不勝懷念……
王誠陽道長系甘肅省蘭州市永登縣城北門外王家灣人,俗名王臘成,生于1927年,丁卯相。道長幼失怙恃,由外祖母撫養成人,舅父教其私塾,與塾中其他孩子一起識字、讀書及背誦《三字經》《百家姓》等傳統蒙學經典。13歲時,外祖母病故,他遂去永登三官廟出家入道,拜全真龍門派二十三代玄裔馬宗會道長為師,學習全真經懺與教理教義。馬道長略通外科醫術,常攜年少的弟子王誠陽配制藥物并四處行醫。馬道長之師(王道長師爺,姓李,失其仙號,亦住三官廟,似為甘肅武威人,系當時道教界著名的“華大師”之弟子,華大師與陜西“尚大師”齊名)一生好道,信念堅定,常負背夾徒步云游參訪,上武當,下普陀,從不乘車。少年王誠陽聰慧伶俐,頗得師爺喜愛,曾獲師爺諸多修真秘要與口訣,唯惜十年浩劫期間,被迫中斷修煉,其自稱功夫如蒸饃般“溜了火”。
在三官廟一年許,王道長便又隨師外出云游參學。多年后,恩師羽化,他便到蘭州金天觀拜著名道醫李理一道長(道號旭陽,全真龍門派二十二代玄裔,約1895—1973年,寧夏固原人,曾任金天觀住持)為先生系統學習中醫、針灸。李旭陽道長之醫術師承全真崳山派第十八代玄裔、著名高道趙加真道長(道號豐谷,甘肅天水人,曾任金天觀主持,自幼出家,武藝精湛,醫術高明,內功深厚,寒暑不侵)。據說趙豐谷道長曾為孫中山先生診病,系與其他三位名醫同為孫中山先生診病而診斷結果一致的四大名醫之一。李理一道長之龍門派度師崔至元道長(甘肅天水人)亦系務上乘之修行人。
金天觀是蘭州當時最大的道觀,據王誠陽道長回憶,那時約有三四十道人住廟,白天他除了和另一位道友挑水、做飯外,還要侍奉師父并隨師侍診學醫,到了晚上才能在土炕上置一炕桌,于燈下讀醫書和丹經,困了便和衣小睡一會兒,然后起來再繼續學習,如此反復,直到黎明開始做飯。這種艱苦卓絕的學習精神,與當時之良好的道風、學風頗有關系。王道長說,那時道觀里學風很好,其一師兄,與其同室而住,每于月光普照之夤夜,常悄悄起來到牡丹亭去,在月下背誦丹經,《悟真篇》等丹書他能倒背如流。
除了在道觀隨李旭陽道長系統學習中醫和針灸外,王誠陽道長還在甘肅省中醫學校接受全面的中西醫正規培訓,并獲得國家認可的行醫資格證書。中醫學校的全面系統學習,使他增長了見識,開拓了思路,為以后的行醫治病奠定了深厚的基礎。
王道長年輕時還曾在當地政協、政校舉辦的學習班上隨甘肅省著名武術家王福辰(1877-1962)老先生學練太極拳和純陽劍。他曾說太極拳合于內德內性,是符合煉養之道的優秀拳法,因先天大道是活活潑潑、自自然然的修行之道,太極拳亦是心靜體松、活潑自然的丹道動功。
王道長性喜讀書,尤嗜丹經。蘭州媽祖廟曾有一李姓老道長,道學知識極其淵博,所著手稿碼有很高一摞。李道長年老羽化后其徒當家,常將廟內所有鑰匙交于王道長,王道長遂如魚得水,在媽祖廟讀到李道長遺留的很多丹經道書。直到晚年,他尚能大段背誦《三豐全集》《伍柳仙宗》等丹經內容。
王道長極重醫德,當年他隨李旭陽道長學醫時,李道長常告誡說:“行醫治病一定要心存正念,廣行方便,莫貪不義之財,須以醫活人濟世而積功累行。”李道長還說:“為醫者所開藥方若有失誤,只要心存善良而不坑人,亦不出事;反之,所遣方藥雖很穩妥,但心狠手辣假貴藥而討高價者,則必然出事!”是故,王道長生前常諄諄囑我:“善惡之報,如影隨形,因果不虛,報應不爽,輪回長存,六道不空,人身難得,中土難生,必當竭力為善以保人身,一失人身則萬劫不復!”
“文革”開始后,王道長因道心堅定而欲抱道隱遁山林。他首先想到陜西湘子洞去隱修,但在中途被好心人勸回。后來他又與兩位道友約好欲遠遁西域(新疆)之深山老林,打算以野菜野果充饑隱修,但因道友失約而未能如愿,只好隨社會之大潮流工作服務于醫療等部門。直到1986年宗教政策落實,蘭州白云觀恢復教務活動,他才再次被請回道觀從事宗教活動和培養道教后學。1987年白云觀管理委員會成立,他擔任副主任一職,還曾任甘肅省道教協會理事、蘭州市道教協會常務理事、蘭州市政協委員等職。
1989年11月,全真道在北京白云觀舉行解放后的首期傳戒活動,王道長與先師陳涵谷道長、韓仙明道長同赴京城受“三壇大戒”。當時整個蘭州市受此戒律的就這三位老道長。
20世紀90年代末,我在蘭州紅泥溝志公道觀與先師陳涵谷道長(道名宗仲)相處相隨的日子里,曾問先師:“蘭州白云觀可有修行較好之人?”先師思索良久之后答曰:“‘疙瘩王’(因王誠陽道長印堂部生一疙瘩且姓王,故蘭州道教界之同修皆如此稱呼他)為人正直。”先師羽化登真多年后,我便因先師當年這句話而與王誠陽老道長結緣。蒙老人家不棄,納我為徒而做我學師,授我以藝而教我以德,令我獲益終生,感激終生!老人家晚年身患重病,深受病痛折磨,該病若患在常人之身,多成癱瘓,但他老人家卻憑頑強的意志和精湛的醫術,硬是與病魔斗爭了五個春秋,直到羽化前的日子,尚可自己行動,實屬不易!
老人家與我頗是投緣,蒙其錯愛,我在其門下受教四五個春秋,在道學、醫學上獲益尤深。老人家將其師李旭陽道長所傳一脈醫術與其畢生醫療經驗(道家醫學、針灸、按摩等)皆傾囊相授于我。在內丹法訣方面,老人家常以耬車、風箱、鐘表等生活實物啟迪我、點化我。老人家和我在一起,常有說不完的話,有時經常談到深夜……
2013年農歷三月初七日,先父車公兆如不幸病故,令我深受打擊而久久難以從哀痛中走出,于是打算待先父的百日孝期過后,再去探望學師王誠陽老道長。在當年端午節即將來臨之際,我用毛筆小楷給老道長寫了一封信,讓我一學生帶去,因學生年少,竟將老道長的話傳錯而使我未能再見他老人家最后一面,以致遺憾終生!就在我帶信給老人家數日后的農歷五月初七日,老人家便羽化仙去,與我仙凡永隔。那一年,先是先父病逝,兩個月后,師父又羽化,嚴父恩師,一者養我,一者教我,皆恩重如山而不等補報便離我而去,悲何如之!痛何如之!
謹以此文,以為先師王誠陽老道長三周年之祭。
(作者單位為蘭州白云觀道醫館)

ag怎么控制玩家输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