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 > 道教與養生 > 閔一得的女丹思想
閔一得的女丹思想

 

閔一得(1758-1836)是清代著名內丹家,全真龍門派第十一代宗師。他是清代道教龍門派在江浙地區盛傳期間,道教著作最為豐厚者;同時,他開宗創派,振興金蓋山龍門一派,成績卓著。他在秉承全真傳統丹法的同時,又吸收西竺心宗的秘法,兼采道教符箓派的“云篆”與佛教“真言”,提出“中黃直透”法,對清代道教內丹學的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
《古書隱樓藏書》是閔一得的重要著作之一,被譽為“清代最有影響的一部道教內丹學叢書”1,流傳甚廣。書中收錄了兩部女子丹經:一曰《西王母女修正途十則》,原題為呂祖師中正重題、太虛翁沈太師授、孫元君遵剔補述、受業弟(子)閔一得注;一曰《李泥丸女宗雙修寶筏》,原題為太虛翁沈大師述并注、受業弟(子)閔一得重訂。這兩部丹經是清代道教女子丹經中的重要著作,本文據此文獻探討閔一得女丹思想的特色
金蓋山重視女修之傳統
金蓋山有重視女眾的傳統,從其文獻《九天演政心印集經》、《九天演政心印寶懺》中便可看出。《心印寶懺》中有:“三教統承,性無男女。立身唯異,證果從同。”這種“性無男女”的觀點,為女性修道提供了有力的支持。《心印集經》中地位最高的女神玉清神母即為斗姆之前身,由此可見一斑。
另外,金蓋山有女性得道成仙的先例。《金蓋心燈》卷六下載有女貞篇2,北宋1人,清朝4人,共5篇。其中記錄了胡剛剛仙子、江云城、胡采采、王霞棲、繆妙真、蕭蓮石、陸芳卿7位女仙的事跡。此外《西泠仙詠》還著錄了閔一得的女性弟子。《覺云本支道統薪傳》中也列有《覺云本支女宗薪傳圖》,共收錄覺云壇從第十二代起至第十六代共187位女眾,由此可見女宗之盛。重視女性,因而有專門指導女性修煉的女丹出現,傳下《西王母女修正途十則》與《李泥丸女宗雙修寶筏》兩部女子丹經。
《西王母女修正途十則》之丹法
該經所示之丹法,依女子形體之差別,分為三種情況:
第一種為元炁未破、真血未泄之童女。當女子13-15歲時,元炁充足、真血盈滿,有陰中之一陽,月圓之光正旺。此“陰中之一陽”即女子之初經,含于內牝之中,如星如珠,即是先天至寶,藏于坤腹之上,位在中黃之中。此時,女子若知潔性,不看淫戲,不聽淫詞,舉止幽閑,動循內則,靜則釋如,則此一物得附性天,便成元一,不變赤珠,不化天癸,能保元炁未破,真血不泄。女子若能于此時從事修煉,則不需要經過“斬赤龍”與“復還月經”的筑基階段,功法簡便許多。
第二種為已破體但還未絕經之婦女。當女子13-15歲時,元炁充足、真血盈滿,有初經一點含于內牝之中。此時若不知潔性,則氣動心搖、精神內亂、真炁不固,則其 “初經”油然融化,奪門而下,破扉而出,名曰天癸。天癸一降,元炁道破,真血遂泄。若到婚嫁之后,或生男女,元炁漸損、真血漸虧,雖月月有信水復生,即月月有信水復傷。由此造成女體的缺損,若不事修經,則真血日少、真炁日虧。《丹書》曰:“竹破須將竹補宜。”因而要先斬斷赤龍,阻斷真血與元炁的虧損。
斬斷赤龍的方法:首先是疏通氣血。當于子午二時,跨鶴而坐,萬緣放下,叩齒七十二次,以通肺腧二穴;其次,用兩鼻微微呼吸三十六次,以通周身血脈。肺俞與血脈既通,當加勁不放松,以防止元炁下泄。然后以兩手分叉臍下扉上,以意往后向上而送,行三十六息;再以兩手作托天,分意存在尾閭,導炁后達而升,如是約行三十六息;再行緩托三十六次、急托三十六次,則自覺尾閭氣動,有騰騰上升之機趣。如是后,方可放下兩手,叉于兩腰,用兩肩往上直聳三十六次,如此,則自覺夾脊關、肺腧等地氣勢動升。若有堵塞,則咬緊牙關,往上直提三十六次后,則玉枕、泥丸可通。
玉枕、泥丸通后,用下嘴唇包上嘴唇,微微用力,則泥丸之氣下降至鼻中低處。此時以舌搭天橋,甘露自降。于鼻中微帶縮法,以意送露咽下,直降絳闕。片晌之后,以意導向后退降,須分左右達存兩腰,各旋三十六次。再以意導分向臍輪,左旋三十六次,右旋三十六次,則自覺滿腹通暢。兩手仍叉臍下扉上,以意分導乃是左右同刻,齊提三十六次,則自覺有一點點入子宮,則須若存若忘。
第三種為已經絕經的婦女。已經絕經的婦女,當先修致月經復還,再斬赤龍,修致還原如處女樣。修經的功法與斬赤龍略同,不過要將往上后提,改為往前下注、流歸溪海;應咽甘露,只許咽咽留闕,不許下送。加用手摩乳溪,左三十六旋,右三十六旋,當覺此闕溪現有溶溶趣味;再加分摩兩乳,緩摩三十六,急摩三十六,先輕后重,亦各行三十六,共計144次。此時自覺兩房及乳溪之中有真炁氤氳,得有涼液如泉出自雙關、涌歸南海。此時只需息心以候,而不用引導,隨機散布,自覺遍體極清極和。如是行持不間斷,則自可復還天癸。之后繼用斬赤龍法。
筑基功夫完畢,就要修煉乳房,使之復還處女小兒形,女體變為男體。其具體內容包括兩項:一是煉液化血,一是煉赤返白。之所以要煉液化血,其原因有二。一是因為女子以血為本,在煉赤返白的過程中,要煉液化血,以防血虧。第二個原因,閔一得解釋得很清楚。他說:“夫液曰泥,似液而非液者,本一飲食之所化,津類也。乘氣著肺、散布一身以潤經絡者,此一物也。身內真炁旺,物經則化,為用無窮。真炁若衰,物經不化,流注臟腑經絡,亦不為害。惟適感至陰陰炁,乃成泥液,似精非精,壅塞氣道,而被注留最多處,雙關、下極兩地。”3 泥液踞于一身,造化生人,乃為設關以護心,故名其處曰雙關。雙關的位置在脊前宮后,關內有左膏,右肓二穴,乃是人身泥液之所踞,藥力不能到,真炁不能達。故其聚積,積若昆陰冰雪,歷經三伏而不化。雖有己土心罡,以防以護,神旺則安,神衰則危。所以煉液化血,乃是必不可少的步驟。
其具體功法,則要“露露留闕,神注雙關,使關內舊積泥液熔化,如此則溪歸海歸,血生必旺”。4若要化血返白,則需意注溪房,口齒緊咬,虛寂心念,氣自歸溪達房。繼而用兩掌分揉兩乳,先緩后急,先輕后重,共揉百四零四,炁聚倍旺,加意后退,分注兩腰。更以目神分率炁旋左右,共成七十有二息,必得炁烘若灸。要以意導繞輪,不計其數,必得下極若沸。則此赤化新白,必自化氣,穿閭升脊、逾枕透谷,周流一身。斯時內現三山玄圃不如凈境,急須從事忘忘,忽又冥冥成夜。我自寂守,久之,必目得有電掣雷轟,露灑若注,華池充滿,咽不勝咽,油然降闕達臍,遍體清和,自無欲火炎燥之患。
赤龍液化白鳳髓。厥髓充足,乃可從事逆流。待玉液丹還,需從事胎息,不假胎息,還虛無日。其訣曰:虛極靜篤,以尋息鼻。無思無慮,朝斯夕斯,一朝摸著祖竅,竅自洞開,不招也,不拒也。翕然息與鼻合,浩浩兮無涯,冥冥兮莫測,不知祖是我、我是祖,一鼻呼吸,名曰胎息。5陰陽五行、天地人物,皆生于此竅中,成人、成仙、成鬼,皆由此中來。其法惟有虛極靜篤,息隨機感而機應,自成天水地人神鬼六等仙眷。德合真一而修,則成天仙;德合玄一而修,則成水仙;德合貞一而修,則成地仙;德合精一而修,則成人仙;德合情一而修,偏陽則成神,偏陰則成鬼。
《西王母女修正途十則》重視戒律,強調守戒以煉性。其開篇即指出:“按女修,應受九戒。戒律曰:行持不退,大有利益,戒果圓成,不經地獄之苦,生逢十善之家,名登紫府,位列仙班。”6以“九戒”文為第一則,而以“本命”文為第二則,即是表明先性后命之義。修性,正所以保命。其次,與醫理結合,強調女子以血為本。在功法次第中,不忘隨時關照女性生理之特點,以防出現病理現象。最后,功法次第清晰明白,易于上手。
《李泥丸女宗雙修寶筏》之女丹功法
《李泥丸女宗雙修寶筏》這部女子丹經,從女性的生理和心理特點出發,注重存想和按摩。女子以血為本,性陰而喜涼。因而女功之進步,當從調心止念入手,而又不廢按摩之功。按摩一則可通其氣機,經絡疏暢;二則可煉其津液,不使液滯化痰,而液乃化血。既可避免積液成痰的病理現象,又可暢通經絡,有助于女功進步。經中又提出:“以靜存為宗”。其原因在于:“一則君安臣安,則神清不飛;二則靜能慧生,不為欲攪,而命得保固。”7沈一炳說:“按摩雖妄,棄之則氣機不通;注想亦誣,廢之則炁精不足。”8因而按摩與存想兩者不可偏廢。這是出于對女性生理與心理特點的考慮。唐代醫家王燾在《外臺秘要》中說“女屬陰,得氣多郁”。女子乃是重陰之體,其血屬陰,易于凝滯,體質較男子虛弱,因而精血易虧,故其性格多偏于內向,氣易郁結而不易疏散。女子的生理特點與心理特點相互關聯,又進一步通過身心機制,干擾生理功能從而產生病理現象。所以在女丹修煉中不能不注意到這些特點。
《雙修寶筏》第二則中介紹了女修天仙功夫的具體功法。第一步為息心。“丹訣曰:必先息心。心息定而神清,心斯涼矣。”9女子以血為本,血旺則精盈,心涼則生血。而液血之煉、血精之化,還仗神清。若液未化血,液失神烘,液泥成痰,流注脾胃,蒸升著肺,散流經絡,百病猬生,五臟被災,六腑遭厄。因此,必先息心。第二步為按摩乳溪。待心涼液涌,然后念注乳溪,加以用手旋摩,務使氣機洋溢。第三步為按摩乳房。舉兩手分旋乳房,待暖氣后烘、雙關有煙焰,勢逼透關,則滿關泥液,分沛乳溪,一如泉涌。第四步為以真意導入南洋,寂而守之。約有四九之息,舍意一松,覺此個中,油然而降,分注兩腰,左右盤旋,各約神息四九之數。第五步為以一意引聚臍輪深處,緩旋四十九,急旋四十九,察吾尾閭,暖氣后穿,如或勢緩,可用提縮二便法,自得穿尾升脊,上過昆侖,降注泥丸。以上功法并沒有嚴格的分階段,只是方便說法。經中還描述了功至此時的景象:“斯時,覺此泥丸,寬廣如海,自可停留涵育,既而降注華池絳闕,大地閻浮,露珠沛灑,混忘所事,但覺恍焉惚焉,不呼自呼,不吸自吸,不提自提,不咽自咽,此中滋味甘香,氣神充和,三田一貫;已而玄況四塞,急須內顧,順將萬緣放下,旋覺身虛若谷,大地亦無,隱隱涼氣襲人,氤氳四塞;忽復霧散云收,下現性海,碧波澄如,我總一念不動,忘境忘情,忽現金光萬道,細雨如珠,隨光下注,左旋右轉,化成皓月,浮沉晶海,蘧然如夢而醒。”10李泥丸進一步指出:“此際急須內省此身,斯時以氣爽神清,遍體和暢為得,得則全身照凝片時,以意注牝,覺得此中恬泰,是矣。”11功道此時,當摩手摩面,運神繞腹,雙聳轆轤,各行四十九次;然后徐徐扭腰,擺灑膝腿,坐點趾尖,各行二十四次而止。如是行之百日,每日行三次,堅持不懈,則天仙根基可立,只欠末后大著。
所謂末后大著,即這部丹經所題——雙修。何為雙修?按陳攖寧的話說,雙修是雙修雙成之法,自古以來不形諸文字。這部丹經中雖然透露了上乘雙修理法,但不是一般人所能行持,因為此法已經無男女之相,是主要針對那些煉己有成,功夫到“身外身”,玄關大開之后的人,且具備因緣條件方可行持的法門。所以稱之為“末后大著”,以感通氣機,引得天寶。
《雙修寶筏》第三則中說:“孤修非至道,同類自相須,身外有身者,形忘堪事諸。”其訣曰:“乾元得自頂,坤元失自牝。人元遍大千,三元一心領。不外心寂虛,不外身無梗。動靜合真常,我無元自并。元并一亦并,一元即情性。情乃性之元,性為才共稟。能無元一化,自超無上品。”12所謂的身外身,也稱作法身。沈一炳說:“法身者,身外之身也。夫此一身,非存想所得有,非法煉所能成。其訣則借假修真,其加修不外色身。訣惟煉此色身,內外貞白,是身非身,非身是身,所謂功舉則身無,功停則身有。方其無時,一切寒暖覺非我,一切痛癢覺非我,所謂覺而勿著者是也。”13天人感通,三元一心之理法,如《雙修寶筏》第七則所說:
“其通也,以念引之,油然沛然,四鄰自至。故雖隔山隔湖,而氣機之通,有如覿面。其法惟何?聞之師云:‘放光以引之,攝心以俟之。’若彼升我降,彼退我歸,會而已矣,無益也。法惟于不寂中,寂然不動,虛而善受。氣機一到,覺有諧暢之趣,仍自寂然不動,以意包攝之,深藏內煉,由坤達艮,乘槎入漢,覺有金光電掣,涼氣彌空,如云如煙,繞身內外。于斯時也,戒雜人意,或慕或疑,念起立撇之。覺有一種氣機,油然充塞于中,無有內外,無有邊際,倏忽之間,變態疊現,難以計算,莫之能繪,莫之能說。然亦有寂無光耀,黑漆成夜者。是皆謂之玄影,又名彼岸圓像。實則彼我圓圖,謂之華嚴、楞嚴、法華三境,三山、十洲玄景。其實彼我化工之氣機,彼岸非彼岸也。而彼岸得證,又不外此。”14
此雙修,實即胎息中機感機應而證天仙、地仙、神仙、水仙、人仙之果的具體功法。雖遠隔山水,亦感應立至,不是尋常觀念中男女合氣之術。
此外,秉承金蓋山閔派的一貫風格,這部丹經中,同樣重視開玄關一竅。玄關一竅其大無外,其小無內,思之不得,運之不開。開玄關一竅,惟有萬緣放下、空忘其空、寂忘其寂者,神自入彀、炁自內出。此氣體氤氳、無頭無尾者,即是此物之發現、身外身之始兆也。
最后,在女子修煉中也強調守戒與修心煉性的重要性。經中說:“蓋性不徹者命難存,戒不嚴者功不篤也。” 15但是,并不要求女性出家住廟,脫離世俗生活:“欲事超凡,先凈凡思,繼空三界;而不愆內則,不媚鬼神,孝敬慈祥,無違夫子;柔順利貞,不違坤道;動則循理,靜則釋如;寓道妙于執箕執帚,悟火候于執爨執炊。”16對于普通女性來說,這其實化解了修道與世俗生活之間的矛盾,降低了修行的難度,這大概就是金蓋山閔派有眾多女修弟子的原因之一。
閔一得女丹思想之特點
第一,重視戒律,強調守戒以煉性。《西王母女修正途十則》開篇即指出,“按女修,應受九戒。戒律曰:行持不退,大有利益,戒果圓成,不經地獄之苦,生逢十善之家,名登紫府,位列仙班”。17以“九戒”文為第一則,而以“本命”文為第二則,即是表明先性后命之義。修性,正所以保命。正如《雙修寶筏》中所說:“蓋性不徹者命難存,戒不嚴者功不篤也。”
第二,從女性的生理和心理特點出發,與醫理結合,強調女子以血為本,注重存想和按摩。在功法次第中,不忘隨時關照女性生理之特點,以防出現病理現象。
第三,重視開玄關一竅,與金蓋山閔派風格一致。
第四,功法次第清晰明白,易于上手。因而流傳甚廣,在女子修煉者中被奉為圣經寶典。
第五,關于清修與雙修的問題,閔一得的女丹思想主要來自沈太虛的傳授,而沈一炳則稱得自不二元君與李泥丸。孫元君是女丹清修派的代表,因而這也意味著《西王母女修正途十則》為清修丹法。而另一部丹經則題名中即有“雙修”一詞,是否意味著乃是雙修丹法呢?考之具體的內容則與雙修無關,唯一提及雙修的,即是“按摩”與“存注”并用,乃“一己雙修”之意,實即胎息中機感機應而證天仙、地仙、神仙、水仙、人仙之果的具體功法。雖遠隔山水,亦感應立至,不是尋常觀念中男女合氣之術。
(作者陳云單位為四川省社會科學院民族與宗教研究所)
 
注:
1.陳兵:《問道——道教修煉養生學》,中國時代經濟出版社,2008年,第238頁。
2.《藏外道書》,第31冊,巴蜀書社,1994年,第290-296頁。

3-17.《藏外道書》,第10冊,巴蜀書社,1992年,第537、537、539、535、544、545、541、541、541、542、542、545、545、546、535頁。

ag怎么控制玩家输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