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 > 道教與養生 > “神仙起居法”與饒宗頤的“心境書法”
“神仙起居法”與饒宗頤的“心境書法”

 

緣 起
2013年,中秋前夕,我到香港大學饒宗頤學術館觀摩“道法自然——饒宗頤道教美術展”,這是饒老第一次舉辦道教書畫展覽。讓人驚奇的是,饒老心目中的老子近似于達摩(如圖一所示),如此意象,依稀有敦煌本《老子想爾注》之宗風。觀摩期間,學術館高女士見我亦好書道,就熱心推薦《書法六問:饒宗頤談中國書法》(饒宗頤、王國華撰)這本書,并介紹說,前幾年饒老因通校《饒宗頤二十世紀學術文集》不慎中風,當時他已是92歲高齡。可是3年之后,他又恢復如初,書法線條依然穩健高古。據饒老自己的體會,此賴書法養生之力,寫字亦如練功。就在我感嘆之間,高女士翻到該書第138頁的圖五九,題錄是“饒宗頤書楊凝式《神仙起居法》”,具體內容是饒老的意臨創作,原帖見圖二所示。據書中所說,饒老10年前(2002)就已把“神仙起居法”傳授給了王國華,后者每天至少做一次,受益匪淺。1隨后我查閱了“神仙起居法”的有關研究資料,深感有缺,故嘗試寫下此文,請方家正之。
概 要
中國書法與道教關系至為密切,其最著名者當為王羲之之事跡。他不僅是天師道教徒,而且曾手書《黃庭經》等道教經典內容,流傳至今。楊凝式為后唐五代時人,此時的道教經過李唐王朝的國教化,其神仙養生之法已流傳甚廣,并高度生活化。“神仙起居法”的名稱及其傳授即是明證。
楊凝式《神仙起居法》書帖的全文內容如下:
神仙起居法:行住坐臥處,手摩脅與肚。心腹通快時,兩手腸下踞。踞之徹膀腰,背拳摩腎部。才覺力倦來,即使家人助。行之不厭頻,晝夜無窮數。歲久積功成,漸入神仙路。乾元年冬殘臘暮,華(陽)焦上人尊師處傳,楊凝式。
據上所示,此帖記載的是導引按摩之法,文甚平易,沒有多少玄奧之辭,其略顯神秘者則為“神仙”、“上人尊師”二詞,這也是一般人的心理狀態。有人根據“起居”的原意釋其為“早晚”,認為應當早上起床時和晚上臨睡前各做一遍。但是根據“行住坐臥”、“晝夜無窮”等字句來看,此法可以隨時隨地練習,并不限于“早”和“晚”,以感到“心腹通快”為準,即若覺不適便可行之。更進一步說,即使沒有不適之感,也需要時常提攜,“勤而行之”,使之“生活化”,這是“神仙”作為定語的題內之義。
“神仙起居法”原為“華(陽)焦上人尊師處傳”,何時傳授不詳,但作品本身寫于后漢乾元年(948),楊凝式時年76歲。據史書記載,楊凝式為華陰人,生于唐懿宗咸通十四年(873),歷經數朝,“以壽考終”,2享年85歲。從他所處的喪亂時代來看,所享高壽當與經常習練“神仙起居法”有關。因“歲久積功成”確實不虛,故筆札記之,以廣其傳。此處可值得注意的是“焦上人”的身份。自南朝宋以后,“上人”多用作對和尚的尊稱,所謂《釋氏要覽》引“古師云”:“內有德智,外有勝行,在人之上,名上人。”按此常規,“焦上人”當是離其老家不遠的華陽寺觀中人,這也合于《舊五代史》“凝式長于歌詩,善于筆札,洛川寺觀藍墻粉壁之上,題記殆遍”之所記。3但從楊凝式的自號來看,癸巳人、楊虛白、希維居士、關西老農等變化不一,有佛有道,況且有道之士有時也稱為“上人”,“尊師”也可指稱道士。因此,僅從稱謂上尚不能真正確認“焦上人”的身份。不過,楊凝式早年登進士第,后歷仕多朝,并有太子太保、少傅、少師等高稱,從他至晚年仍稱其為“尊師”的情況來看,“焦上人”屬于當世“高士”應屬無疑。“尊師”所傳可能不限于此“導引按摩”一法,但綜觀楊凝式一生,此法之用亦超出一養生方法,世人不當以其平實而自限。
簡 釋
導引按摩之法起源甚早,原為活潑人體內的氣血而作。從內容來看,“神仙起居法”與馬王堆出土的導引圖和少林易筋經等多有聯系,所不同者是它已被納入神仙方術體系,且已經世俗化、生活化和社會化。
考察丹道文化、理論和方法的演變發展過程,可以看出,原始丹法比較古樸,而后世丹法比較繁雜,究其原因,當是堅持以“神全”為基本原則的結果。后世社會的精神質量普遍下降,如欲進入丹道修持程序,“筑基”功夫必不可少,“儀禮性”的繁雜程序本質上就是“鍛煉精神”的方法,其要仍在于“復歸于嬰兒”,做到簡單古樸。與社會上的以神仙信仰為中心的丹道文化不同,士大夫屬于高知階層,理解意會能力較強,若是道理簡明,行之有效,通過經驗交流,神仙方術的傳播和傳授還是廣受歡迎的。因此,“神仙起居法”雖不講“鉛汞”、“神氣”等常見性的丹道術語,但其精神要旨與丹道相通,故命之以“神仙起居法”。
“行住坐臥處,手摩脅與肚。”按摩養生方法眾多,一般來說,只能起到輔助性作用。本法開始即強調“行住坐臥”,應有深意,即無論時間、地點、姿勢、狀態,都當有意識地加強練習,“不離這個”。脅與肚是人體五臟六腑的主要部位,手摩這些部位不僅能夠促其諧動,而且能夠使意下引,內外相合。具體按摩路線或曲或直,不必拘泥,但宜“抱神以靜”,久之“形將自正”。
“心腹通快時,兩手腸下踞。”開始按摩之后,氣血流動加速,新陳代謝加快,待熱感微汗出現,精神暢快之時,及時將雙手移至腹部下端,并緊扣其左右。
“踞之徹膀腰,背拳摩腎部。”踞,占據;徹,通、透。上述動作著重于腹陰,接下來需要鍛煉背陽。此時“踞之”使腰部以下不動,并以脊柱為軸,使用“暗勁”,從腰根處慢慢左右轉動,并逐漸帶動肩背部,以助陽氣暢通上達。此時需配合以“吸”、“提”動作,促使“水火相見”。然后雙手握拳,用拳背按摩以腎部為中心的腰背區域。
“才覺力倦來,即使家人助。”如果按摩腰背感到吃力,不能持久,可以讓身邊的人幫助按摩,達到鍛煉效果。
“行之不厭頻,晝夜無窮數。歲久積功成,漸入神仙路。”上述方法,行之多多益善,以不廢行止為度。這樣日積月累,人體先后天功能逐漸強健,將為進一步地“神完氣足”奠定堅實基礎,此時若遇至人授以寶筏,則神仙可期。
實 證
“神仙起居法”因楊凝式而為世人所重,但多限于書壇。自宋代開始,楊凝式的書法就深受推重,蘇東坡、黃庭堅、米芾等人對他評價甚高,如蘇東坡贊其書曰:“自顏、柳沒,筆法衰絕。加以唐末喪亂,人物凋落,文采風流掃地盡矣。獨楊公凝式筆跡雄杰,有二王、顏、柳之余,此真可謂書之豪杰,不為時世所汩沒者。”4史載他“體雖蕞眇,而精神穎悟,富有文藻,大為時輩所推”。《宣和書譜》也說他“形貌寢侻,然精神矍然,腰大于身”。5可見楊凝式的精神氣象已超越了自身的生理特征,實有《莊子·德充符》之風。不過,史書又說他“時人以其縱誕,有‘風子’之號焉”。6當然,他的“雅號”是有原因的,此可比之于魏晉嵇康等人。然而從人生的最后結局來看,楊凝式自然好于嵇康等人。至于這是否因為此時代的丹法已經成熟,非“清談”和“五石散”可比,至少在理論上存在著這種關聯性。
據傳楊凝式善于抵壁作書,當時洛陽城中大小寺院的墻壁上,大多都留有他的書跡。有趣的是,當今饒宗頤先生亦推崇抵壁之法。他在《論書十要》中認為:“書丹之法,在于抵壁,書者能執筆題壁作字,則任何榜書可運諸掌。”7看來“養力之道”,其來有自矣。據說饒老在11歲時就已開始接觸道家之書、醫書和佛家之書,打坐方法來自于《因是子靜坐法》,腹式呼吸法則偏愛于藤田氏,因為有實際體驗,后來撰著《敦煌本老子想爾注校箋》也就順理成章。8更為難得的是饒老的書法以吸取古人神氣為主,被稱為“心境書法”。我們看到,饒老藝術展覽的命名亦是“心學”,從古意今情、通會之際、造化心源、象外環中、意在筆先、心羅萬象到萬古不磨意、中流自在心等等,皆在強調境由心出,一個很普通的字和景,經饒老之手,竟然不朽,此“心能轉物”之明證。因此,我們有理由相信,他傳授的“神仙起居法”也是活潑潑的自然之法。
(作者張超中單位為中國科學技術信息研究所)
注:
 
1、7.饒宗頤、王國華: 《書法六問:饒宗頤談中國書法》,北京:人民美術出版社2012年版,第139、11頁。
2、3、5、6.(宋)薛居正等撰:《舊五代史(五)》,北京:中華書局1976年版,第1687、1684、1683、1684頁。
4.薛峰: 《得見神仙一面難——楊凝式草書〈神仙起居法〉》,《老年教育(書畫藝術)》2010年第10期,第7頁。
8.陳韓曦:《饒宗頤學藝記》,廣州:花城出版社2011年版,第2-3頁。

ag怎么控制玩家输赢的